新華網 正文
一對上海姐弟的天安門情緣
2019-10-05 14:57:56 來源: 新華網
關注新華網
微博
Qzone
評論
圖集

  新華社上海10月5日電(記者王默玲)“我愛北京天安門,天安門上太陽升……”這首28個字的《我愛北京天安門》,發表于近50年前。不同年代,不同兒歌,但這首歌卻是幾代中國人的童年記憶。相較于歌曲的“知名度”,作為這首兒歌創作者的一對上海姐弟,卻顯得十分低調。

  1970年9月的一天,上海第六玻璃廠的19歲女工金月苓正好趕上了一個夜班,剛到單位門口,就被門房的師傅叫住,遞了一封厚厚的信給她。到了車間,金月苓換好衣服才小心翼翼地拆開信封,是兩本歌曲選的樣刊,輕輕翻開,便看到了自己譜曲的《我愛北京天安門》。

  “太激動了,因為是我的‘處女作’,沒想到第一次投稿就被登出來了。”如今已經68歲的金月苓仍記得清楚,車間里機器隆隆響,跟同事們說了半天都沒說明白,直到把樣刊展示給他們看,同事們才知道這個平時愛唱歌的小姑娘居然還會寫歌。

  而此時,還是個中學生的金果臨也并不知道,幾個月前他的表姐金月苓無意中看到他發表在其它刊物上的兒歌,一時來了靈感,譜曲并發表了。“寫這首兒歌的時候,我才13歲,剛剛成為初中生。”金果臨回憶道,那個年代的黑板報上總會畫上天安門、太陽、光芒這些最基礎的元素,而剛剛開始學習英語的他,首先學會的便是“我”“我愛”這樣的單詞,“當時我就在想,大家總喜歡用‘我們’這樣的復合詞來寫詩歌,為什么不能用第一人稱的‘我’直接表達自己的情感呢?”

  于是一個13歲少年因對天安門的向往寫下的純真筆觸,與他19歲表姐簡單卻靈動的樂曲結合,成就了一首兒歌“金曲”。這對上海姐弟各自創作時雖無過多交流,但他們卻有一個共通之處,那就是“寫的時候沒見過天安門”。

  “那時候雖然沒去過天安門,但真的是特別向往,別人都說天安門城樓是紅色的,我就一直好奇這個紅到底是什么樣的紅,所以寫歌的時候就特別想表達自己內心對祖國的愛。”金月苓說,直到歌曲發表兩年后的1972年,她才第一次來到了天安門,“真的是太壯觀了,我還特意去摸了摸城墻,那個手感我現在還記得。”

  而對于金果臨而言,從寫下“我愛北京天安門”這幾個字,到第一次見到天安門整整用了近20年。1988年初秋,出差經過北京的金果臨,帶著早就準備好的膠片相機,剛從前門的公交站臺走下,“只是遠遠望到了一眼天安門,心中就一直狂跳。”金果臨語氣里有著一絲哽咽,“我說不出來一句話,這種感情是別人無法體會的,這首歌已經流行了這么多年,而我才第一次真正地面對‘活’的天安門!”

  少年寫詞、壯年如愿,金果臨一連找了三、四個路人給他拍照,生怕留不下一張與天安門的完美合影。

  幾十年過去,金月苓每次去北京,只要有時間都還要去天安門看看,“有一次在北京我手機壞了,聯系不上任何人,又沒有地方待著,我就在天安門前待了整整一天。”

  金果臨后來也去過很多次天安門,“心情早已平靜下來了”,但去年帶著自己的小孫女第一次來到天安門時,“初見天安門的激動似乎又回來了,畢竟是第三代人了,希望我對于天安門的這份感情,她能感受到,也希望她能傳承下去。”

+1
【糾錯】 責任編輯: 尹世杰
新聞評論
加載更多
成都:7只新生大熊貓齊亮相
成都:7只新生大熊貓齊亮相
寧夏石嘴山:“塞上江南”現花海
寧夏石嘴山:“塞上江南”現花海
所羅門群島風光
所羅門群島風光
南寧:華美夜色扮靚東博會
南寧:華美夜色扮靚東博會

?
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6661125073202
双色球 电子投注单